中途岛战役(美日战役)

编辑:签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0 11:19:54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中途岛战伇一般指中途岛战役(美日战役)
中途岛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战役,也是美国海军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中途岛战役于1942年6月4日展开,美国海军在此战役中成功击退日本海军对中途岛环礁的攻击,日军在海战中大败,使美军得到了太平洋战区的主动权,因此该战役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1] 
名    称
中途岛战役
地    点
中途岛附近海域
时    间
1942年6月4日-6月7日
参战方
日本帝国海军美国太平洋舰队
结    果
美军决定性胜利
参战方兵力
航母:日军4艘,美军3艘
各类舰船:日7艘,美25艘
各类飞机:日264架飞机,美230架舰载机+172架陆基飞机
伤亡情况
日军:4艘航母、重巡洋舰三隈号沉没,332架军机(包括备用机)
日军阵亡:3,057人阵亡,其中110名飞行人员
美军:航母“约克城”号、驱逐舰哈曼号沉没,98架军机
美军阵亡:307人阵亡,其中172名飞行人员
主要指挥官
山本五十六,切斯特.尼米兹
前线将领
南云忠一,斯普鲁恩斯,弗莱彻

中途岛战役战争背景

编辑

中途岛战役地理位置

中途岛,面积只有4.7平方公里,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战略地位的重要性。该岛距美国旧金山和日本横滨均相距2800海里,处于亚洲和北美之间的太平洋航线的中途,故名中途岛。另外它距珍珠港1135海里,是美国在中太平洋地区的重要军事基地和交通枢纽,也是美军在夏威夷的门户和前哨阵地。中途岛一但失守,美太平洋舰队的大本营珍珠港也将唇亡齿寒。
途岛海战于1942年6月4日展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场重要战役。美国海军不仅在此战役中成功地击退了日本海军对中途环礁的攻击,还因此得到了太平洋战区的主动权,所以这场仗可说是太平洋战区的转折点。
日本在珊瑚海海战之后的仅仅一个月就已经把中途岛拟定为下一个攻击目标。这不仅能报美国空军空袭东京(DoolittleRaid)的一箭之仇(当时日本高级将领中有认为空袭东京的飞机是从中途岛起飞的),还能敞开夏威夷群岛的大门。防止美军从夏威夷方面出动并攻击日本。日本海军想借此机会将美国太平洋舰队残余的军舰引到中途岛一举歼灭。为达到该目的,日本海军几乎倾巢而出,投入大半兵力,舰队规模甚至超越后来史上最大海战莱特湾海战时的联合舰队。是日本海军在二战中最大的战略进攻,然而由于珊瑚海海战的牵制,使联合舰队少派遣两艘航空母舰——即受伤的“翔鹤”、以及缺编飞行员的“瑞鹤”号,对作战造成极严重的影响。
若日本海军达到所定下的目标,那美国西岸就会直接遭到日本海军的威胁。由于美国其余的海军军舰已部署到北大西洋,美国在短期内就没有能力有效地在太平洋对日本海军做出反击。日本深知美国的军事潜力。美国巨大的工业生产能力一旦完全纳入战争轨道,日本就很少有获胜的希望。所以日本希望在这种情形出现之前就逼迫美国坐到谈判桌前,迅速结束与美国的战争。
一些军事学者也认为,如果日本海军威胁或者真的攻击美国西岸的话,便会迫使美国把急需送往欧洲前线的军事配备转移到美国西岸,这不但会造成欧洲战区出现军需短缺的现象,甚至可能使欧洲战区再次失守,而让纳粹德国得到最后的胜利。[2] 

中途岛战役战役准备

日军
珍珠港事件后,罗斯福总统决定由切斯特.尼米兹接替金梅尔出任美太平洋舰队的司令,他对尼米兹说:“到珍珠港去收拾败局,然后留在那里,直到战争胜利”。临危受命的尼米兹到任后,很快组织了只有4艘航空母舰及其护航舰的舰队。这支舰队袭击了在中太平洋岛屿上的日军,紧接着实施一项令人震惊的作战计划——轰炸东京。
1942年4月18日,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16架B25式轰炸机飞临东京上空,投下炸弹和燃烧弹后顺风直飞中国。这次空袭震动了日本朝野,也刺激了山本,使他更加坚定了要进攻中途岛的决心。4月28日,山本在其旗舰“大和”号巨型战列舰上召开海军高级将领会议,确定了进攻中途岛的具体作战计划:先派遣一支舰队进攻阿留申群岛,在该群岛的阿图岛基斯卡岛登陆,以此为诱饵,将美军舰队的注意力引到北面去,然后以主力舰队趁机夺占中途岛。作战日期初步定在6月初。5月5日,日本海军军令部发布了《大本营海军部第18号命令》,正式批准中途岛作战计划,并被命名为“米号作战”。
正当山本谋划此次行动时,1942年5月7日,珊瑚海战斗爆发,这是人类历史上航空母舰的首次大规模交锋。日本舰队在实施其占领澳大利亚的第一个步骤——进攻莫尔兹比(新几内亚首都)港口,途中遭遇弗兰克·弗莱彻少将率领的两艘美国航空母舰“约克镇”号及“列克星顿”号,这两艘航母由7艘巡洋舰护卫。美国击沉了日本航空母舰“祥凤”号,严重损伤“翔鹤”号,但失去了“列克星顿”号,并且"约克城”号也受到重创。珊瑚海战斗对于阻止日本入侵澳大利亚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但也增强了山本征服中途岛的决心,他欲在那里建立一个飞机场,作为打击所有来自美国基地的船只。山本从各个角度分析了他的战略战术。首先,对远离阿拉斯加、由美国控制的阿留申群岛进行了牵制性进攻,希望以此分散美国整个舰队对中途岛的注意力。但美国设法截获了日本高级指挥官之间的通信信息,发现了山本的计划,因此,尼米兹决定对阿留申群岛不采取任何行动,而将3艘航空母舰及8艘巡洋舰派往中途岛。
美军
美国海军情报局在与英国以及荷兰相关单位紧密的合作下,开始成功的解读日本海军主要通讯系统JN-25的部分密码。到了五月上旬,联军在破解JN-25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也因此得到了窥探日本海军计划的能力。JN-25让联军得悉‘AF方位’将会是日本海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然而联军就偏偏破解不到‘AF方位’的位置。由约瑟夫·罗彻福特少校领导的夏威夷情报站认为‘AF方位’是中途岛,但华盛顿海军情报处坚持认为是阿留申群岛。然而任凭联军解码科技多么的先进,也仍然无法破解‘AF方位’的正确位置。正当美军高层在伤脑筋的同时,罗彻福特与他的情报小组成员们翻查以前堆积如山的电文。记忆力过人的罗彻福特从浩如烟海的电文中找到1942年初的一份日军电报,电报是要求水上飞机从马绍尔群岛起飞,飞往珍珠港,电文还提到要注意避开来自AF的空中侦察……从地图上分析,AF只能是中途岛。而且夏威夷情报站的分析员贾斯柏·赫尔姆斯想到了一个能够确认‘AF方位’是不是中途岛的妙计。他要求中途岛海军基地的司令官以无线电向珍珠港发报,说中途岛上的海水淡化设备出现了问题,导致整个中途岛面临缺水的危机。结果罗彻福特和他的小组成员们截获并破译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大将从海上发往日本大本营海军部的一份密电:“据报‘AF’缺乏淡水,攻击部队带足淡水。”这样‘AF方位’便证实为中途岛,也就是日本海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
由于要从JN-25得到情报非常费时,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切斯特·尼米兹到了最后一刻才掌握了能够用来埋伏日本舰队的可靠情报。他立即召回了在太平洋西南方的航空母舰企业号(CV-6 USS Enterprise)、大黄蜂号(CV-8 USS Hornet)以及因为参与珊瑚海海战而正在珍珠港进行重大维修的约克城号(CV-5 USS Yorktown)。任命雷蒙德·斯普鲁恩斯少将代替患病的哈尔西中将指挥第16特混编队。尼米兹就准备以三艘约克城级航空母舰为主力,再加上约五十艘支持舰艇,埋伏在中途岛东北方向,攻击前往中途岛的日本舰队。
珊瑚海海战受重伤的约克城号返回珍珠港时,她看上去需要进行几个月的重大维修工程。经过七十二小时(根据《国家地理:战争风云》提供的资料为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的抢修,她的飞行甲板已重新铺平,内部也装上新的钢条支撑架,舰载机组成新的舰载机队。尼米兹上将不惜一切地违反了许多海军条例,就为了达成让约克城号随行的目标。在约克镇号入港的仅仅三天后,她奇迹般的随着美军舰队(第17特混编队)奔向中途岛,展开她的最后一次作战任务。
除了实体战力的筹组,人员上尼米兹任命了雷蒙德·阿姆斯·斯普鲁恩斯少将代替当时因病而无法作战的威廉·哈尔西中将指挥第16特遣舰队。尼米兹以手头中可用的所有航空母舰为主力,再加上约五十艘支援舰艇,在中途岛东北方向等候伏击前往中途岛的日本舰队。中途岛上则有海军陆战队第六守备营约两千一百多人,以及海军航空站里含飞行员与辅助兵力在内约一千五百人。
与此同时,日本海军参加珊瑚海海战的航空母舰瑞鹤号在位于特鲁克(Truk)的基地等待一批新的舰载机;受伤的翔鹤号则在基地进行维修。如果日本海军没有大意地认为美军只会派遣两艘航母企业号及大黄蜂号迎击苍龙号,飞龙号,赤城号以及加贺号的话,那么中途岛海战,将可能会有迥然不同的结局。
由於日军错误低估了美军奇迹般的维修能力,日本海军自始至终都以为美军只有企业号及大黄蜂号两艘航母能投入战斗中。

中途岛战役战役过程

编辑

中途岛战役一次攻击

凌晨,日本第一攻击波机群36架俯冲轰炸机、36架水平轰炸机和36架零式战斗机开始从4艘航空母舰上同时起飞,108架舰载机在友永丈市海军大尉的率领下出发攻击中途岛。南云中将命令侦察机搜索东、南方向海域,第二攻击波飞机提到飞行甲板上,准备迎击美国舰队。但是重巡洋舰利根号的2架侦察机因为弹射器故障,起飞时间耽误了半个小时,筑摩号的1架侦察机引擎又发生故障中途返航(这架飞机本应该正好搜索美国特混舰队上空),给日本舰队埋下祸根。
拂晓,中途岛派出的“卡塔林娜”式侦察机发回发现日军航空母舰的报道,斯普鲁恩斯少将立即做出反应,准备攻击日军航母(其实法兰克·弗莱彻海军少将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但是斯普鲁恩斯首先发动空袭)。美国舰队因为已经破解了日本海军“JN-25”的通讯密码,而对敌人的计划了如指掌。
清晨,日本舰载机向中途岛发动了猛烈的攻击。驻扎在中途岛的美军战斗机也全部升空,迎击来犯的日本战机。美军的轰炸机,包括了B-17型轰炸机也向日本舰队发动还击。

中途岛战役二次攻击

7时整,友永丈市大尉率第一攻击波机群准备开始返航,并向南云中将发出了需要进行第二次攻击的电报。
7时06分,由战斗机、鱼雷机、俯冲轰炸机所组成的117架战机,从斯普鲁恩斯少将所率领的第16特混编队大黄蜂号及企业号升空,奔向200海里外的南云舰队。8时40分,15海里以外的弗莱彻少将率领的第17特混编队约克镇号起飞了35架战机。
7时10分,首批从中途岛起飞的10架美军鱼雷轰炸机出现在南云舰队的上空。美军飞机排成单行,扑向日航空母舰。在日军战斗机的截杀和日舰猛烈的炮火下,很快就击落了7架。友永的报告和美机的攻击,使南云中将相信中途岛的防御力量还很强,于是决定把原来准备用于对付美舰的飞机改为对中途岛进行第二次轰炸。此时,他仍然没有发现美军舰队。
7时15分,南云下令赤城号和加贺号将在甲板上已经装好鱼雷的飞机送下机库,卸下鱼雷换装对地攻击的高爆炸弹。
7时30分,南云接到利根号推迟半小时起飞的一架侦察机发来的电报,距中途岛约240海里的海面发现10艘美国军舰。南云命该侦察机继续查明敌人舰队是否拥有航空母舰,同时命令暂停对鱼雷机的换弹。就在南云等待侦察机的侦察结果时,空中再次响起了警报。40余架从中途岛起飞的美军B-17轰炸机俯冲轰炸机扑向南云的舰队。由于美军的轰炸机没有战斗机护航,结果很快的就被南云派出的零式战斗机击退。
8时15分,南云终于接到了侦察机传来的报告:美军舰队里确实有航母的存在。南云下令各舰停止装炸弹,飞机再次送回机库重新改装鱼雷,日本航空母舰的甲板上一片混乱,为了争取时间,卸下的炸弹,都堆放在甲板上。
8时30分,空袭中途岛的第一攻击波机群返航飞抵日本舰队的上空。还有那些保护航空母舰的战斗机也需要降落加油。南云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第二航空母舰战队司令山口海军少将向南云建议“立即命令攻击部队起飞”。第二批突击飞机换装鱼雷还没有完成,如果马上发动进攻,也没有战斗机护航。而且舰上的跑道被起飞的飞机占用,那么油箱空空的第一攻击波机群会掉进海里。南云决定把攻击时间推迟,首先收回空袭中途岛和拦截美军轰炸机的飞机,然后重新组织部队以进攻美军特混舰队。
8时37分,返航的飞机开始相继开始降落在四艘航空母舰飞行甲板上。
8时40分,弗莱彻少将率领的第17特遣舰队的约克镇号航空母舰上起飞了35架战机。
9时18分,全部飞机的作业完毕。南云命令舰队以30节的航速向东北航行,向美军特混舰队靠近,以避开再来攻击的中途岛方面美机,准备全力进攻美军特混舰队。
9时20分,掩护日本舰队的战斗机开始起飞。
9时25分,一队由大黄蜂号起飞的15架“复仇者”式鱼雷轰炸机组成的编队发现了南云舰队。不幸的是,他们的燃油即将耗尽,而且没有战斗机护航。在自杀式攻击中,被零式战斗机和高射炮火全部击落,30名飞行员除1人生还外全部遇难。
9时30分,从企业号、约克镇号起飞的28架美军战机陆续尾随而来,向苍龙号和飞龙号展开攻击。然而在攻击南云舰队的时候遭到重创,损失了20架鱼雷轰炸机,美机所投鱼雷竟无一命中。
9时37分,接到利根4号机于30分时发送的电报“燃料不足,我要返航”,阿部少将命令它再留在原地时,它说“我办不到”,于是允许它返航。
10时00分,苍龙号的十三试侦察机按利根4号机报告的错误方位,没能找到美国航母。
10时10分,兰斯马塞少校的约克镇第3俯冲轰炸机中队开始攻击飞龙号,掩护他的6架F4F的指挥官琼-萨奇少校第一次以他的“萨奇剪”战术面对15架零战,尽管战果可观(损失1架,击落5架零战),但是12架TBD中有10架被击落,剩下的最后也都在海上迫降了。射向飞龙号的5条鱼雷无一命中。
10时20分,由于美军的攻击,飞机甲板开始执行给护航的零式战斗机加油加弹作业,无法准备反击波(最新历史资料纠正所谓的命运5分钟)。正当日军战斗机在低空忙着驱赶美军鱼雷机时,南云舰队的上空出现了33架由克拉伦斯·麦克拉斯基少校率领从企业号起飞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此时,日舰正在掉头转到迎风的方向,处于极易受攻击的境地,只停放着几架零式战斗机。
10时24分,第一架换班的防空日本战斗机飞离飞行甲板时,企业号的33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分成2个中队分别攻击赤城号航空母舰加贺号航空母舰(此时该几舰没有做好放飞攻击编队的准备),接踵而来的17架从约克镇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则专门攻击苍龙号航空母舰。日军的3艘航空母舰刹那间变成了三团火球,堆放在甲板上的的飞机以及燃料和弹药引起大爆炸,火光直冲云霄,短短的5分钟,日本三艘航空母舰被彻底炸毁了。
10时40分,接替指挥空中作战的日第2航空战队司令官山口多闻少将发动反击,18架由“九九”式俯冲轰炸机和6架零式战斗机组成的攻击编队从飞龙号航空母舰起飞。飞向目标途中,发现了一批正在返航的美军轰炸机,便悄悄的尾随。就因如此,日机成功的找到了约克镇号,并立即发动攻击。3颗炸弹命中约克镇号,虽然遭到破坏,但是在美军船员的极力抢修下,恢复了航行功能。
11时30分,南云中将及其幕僚转移到了长良号巡洋舰,开始集合残余的舰队。
13时40分,10架日军“九七”式鱼雷攻击机和6架“零”式战斗机又从飞龙号飞来,对受伤的约克镇号发起了第二次攻击(日方由友永指挥。由于约克镇号已被修好,日机飞行员误把它当成另一艘姊妹舰)。约克镇号这次就没那么幸运,被两枚鱼雷击中,左舷附近掀开两个大洞,并把舰舵给轧住了。弗莱彻少将被迫转移到巡洋舰,将指挥权移交给斯普鲁恩斯少将。
14时45分,美军侦察机发现日军飞龙号航空母舰,斯普鲁恩斯立即命令企业号、大黄蜂号航空母舰的30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起飞,去攻击飞龙号。
15时00分,美军约克镇号的舰长巴克马斯特被迫下令弃舰。然而,它却并没有沉没,于是美军又回到该舰上,试图由拖船拖向珍珠港。
16时45分,美军企业号航空母舰的俯冲轰炸机成功地攻击了日军剩下的飞龙号。飞龙号当即命中4弹,船上一片火海。
19时13分,苍龙号与加贺号先后沉没。
20时30分,山本五十六命令伊168号潜艇于2300时开始对AF的机场炮击,并通知说之后会有第七战队(栗田)加入炮击。
22时50分,南云报告:“敌人还有航母4艘,我方航母全灭。”
1942年6月5日2时55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否决了其首席参谋黑岛大佐提出的集中全部舰只在白天轰炸并登陆中途岛的挽回败局的方案,下令:“取消中途岛的占领行动。”并表示“所有责任由我一个人来担当,我回去向天皇陛下请罪。” 他把自己关进会客室,一连三天拒绝会见部下。
3时50分,南云收到山本“击沉‘赤城号’”的命令。
5时00分,抢救失败的赤城号航空母舰被日军舞风号、萩风号、野分号和岚号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沉。
5时10分,无法挽救的飞龙号航空母舰被日军驱逐舰发射的鱼雷击沉。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山口多闻和舰长加来止男选择与舰共沉,部分被大火困于船舱底部的船员自鱼雷击穿的洞口逃生获救。
此日,美军派出多波战机追击日军军舰,但均未发现山本的主力舰队。

中途岛战役战役结束

1942年6月6日3时45分,日军两艘重巡洋舰最上号和三隈号在浓雾中转向时互撞,最上号重创,三隈号及另两艘驱逐舰留下护航。
8时05分,中途岛起飞的12架陆战队轰炸机追击三隈号及最上号。三隈号遭到击沉,而重伤的最上号则最后逃过美军轰炸,返回特鲁克岛基地。美军接着试图追击早在数小时前沉没的飞龙号,不过只找到了谷风号驱逐舰。但是,双方并无任何战果。
美军特混舰队撤离战场。
13时00分,1942年6月7日13时00分,日军伊-168号潜艇发现了约克城号,随即发射4条鱼雷,2条命中约克城号,1条命中护航的哈曼号(DD-142 USS Hammann)驱逐舰,哈曼号驱逐舰随即沉没,约克城号一直飘浮到第二天中午才沉入海底。
被攻击同时,美军其它6艘驱逐舰曾试图反击伊-168号但伊-168号最终安全撤离
中途岛之战宣告结束。

中途岛战役双方伤亡

编辑
美国:1艘航空母舰(“约克城号航空母舰”),1艘驱逐舰(“哈曼”),147架飞机(多为被击落),307人阵亡。
日本:4艘航空母舰(“赤城”“加贺”“苍龙”“飞龙”),1艘重巡洋舰(“三隈”),332架飞机(包括备用机,被炸毁于航母约280架,仅被击落42架),3500人阵亡。

中途岛战役双方军官

编辑

中途岛战役美国

美国太平洋舰队及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切斯特.威廉. 尼
切斯特.尼米兹(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 切斯特.尼米兹(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
米兹海军上将
  航母特混舰队:弗兰克.杰克.弗莱彻海军少将
第17特混舰队:弗莱彻少将
第17.5航母大队:埃利奥特.巴克马斯特海军上校
约克城号航空母舰(CV-5巴克马斯特上校
航空联队:奥斯卡.彼得森海军少校
VF-3——25架F4F野猫战斗机:约翰.撒奇海军少校
VB-3——18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麦克斯韦尔.莱斯利海军少校
VS-3——19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小华莱士.肖特海军少校
VT-3——13架TBD蹂躏者鱼雷轰炸机:兰斯.马西海军少校
美国太平洋舰队参战主力航母 美国太平洋舰队参战主力航母
第17.2巡洋舰大队:[2]  威廉.史密斯海军少将
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CA-34弗朗西斯.斯坎伦海军上校
波特兰号重巡洋舰(CA-33劳伦斯.杜博斯海军上校
第17.4驱逐舰分队:2中队:吉尔伯特.胡佛海军上校
哈曼号驱逐舰(DD-412阿诺德.特鲁海军中校
休斯号驱逐舰(DD-410唐纳德.拉姆齐海军少校
莫里斯号驱逐舰(DD-417哈里.加雷特海军中校
安德森号驱逐舰(DD-411约翰.Ginder海军少校
拉塞尔号驱逐舰(DD-414格伦.哈特维希海军少校
格温号驱逐舰(DD-433约翰.希
美国太平洋舰队参战机型 美国太平洋舰队参战机型
金斯海军中校
第16特混舰队:雷蒙德.斯普鲁恩斯海军少将
第16.5航母大队:乔治.默里海军上校
企业号航母(CV-6[1]  默里上
航空联队:C.韦德.麦克拉斯基海军少校
VF-6——27架F4F野猫战斗机:詹姆斯.格雷海军少校
VB-6——19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理查德.贝斯特海军少校
VS-6——19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威廉.加拉赫海军少校
VT-6——14架TBD蹂躏者鱼雷轰炸机:尤金.林赛海军少校
大黄蜂号航母(CV-8马克.米切尔海军上校
航空联队:斯坦纳普.林海军中校
VF-8——27架F4F野猫战斗机:塞缪尔.米切尔海军少校
VB-8——19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罗伯特.约翰逊海军少校
VS-8——18(19?)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沃尔特.Rodee海军少校
VT-8——15架TBD蹂躏者鱼雷轰炸机:约翰.沃尔德伦海军少校
第16.2巡洋舰大队:托马斯.金凯德海军少将
新奥尔良号重巡洋舰(CA-32霍华德.古德海军上校
明尼阿波利斯号重巡洋舰(CA-36弗兰克.劳里海军上校
文森斯号重巡洋舰(CA-44弗雷德里克.Riefkohl海军上校
北安普敦号重巡洋舰(CA-26威廉.钱德勒海军上校
彭萨科拉号重巡洋舰(CA-24弗兰克.洛海军上校
亚特兰大号轻巡洋舰(CL-51塞缪尔.詹金斯海军上校
第16.4驱逐舰分队:1中队:亚历山大.厄利海军上校
菲尔普斯号驱逐舰(DD-360爱德华.贝克海军少校
沃尔登号驱逐舰(DD-352威廉.Progue海军少校
莫纳汉号驱逐舰(DD-354威廉.伯福德海军少校
艾尔文号驱逐舰(DD-355乔治.费伦海军少校
6中队:爱德华.索尔海军上校
鲍奇号驱逐舰(DD-363哈罗德.Tiemroth海军少校
科宁厄姆号驱逐舰(DD-371亨利.丹尼尔海军少校
贝纳姆号驱逐舰(DD-397约瑟夫.沃辛顿海军少校
埃利特号驱逐舰(DD-398弗朗西斯.加德纳海军少校
莫里号驱逐舰(DD-401盖尔泽.西姆斯海军少校
油船编队:
西马伦河号油轮(AO-22拉塞尔.伊里格海军中校
普拉特河号油轮(AO-24拉尔夫.亨克尔海军上校
杜威号驱逐舰(DD-349小C.F奇林沃思海军少校
蒙森号驱逐舰(DD-436罗兰.斯姆特海军中校
潜艇部队:珍珠港潜艇部队司令:罗伯特.英格利希海军少将
第7.1大队
鹦鹉螺号(SS-168)小W.H.布罗克曼海军少校
海豚号(SS-169)R.L.拉特海军少校
抹香鲸号(SS-170)G.A.刘易斯海军少校
墨鱼号(SS-171)M.P.霍特尔海军少校
石斑鱼号(SS-214)C.E.杜克海军少校
飞鱼号(SS-229)G.R.多纳霍海军少校
河豚号(SS-198)J.W.墨菲海军少校
鳟鱼号(SS-202)F.W.芬诺海军少校
河鳟号(SS-209)E.奥尔森海军少校
长尾鳕号(SS-210)W.A.伦特海军少校
白杨鱼号(SS-211)H.B.莱昂海军少校
小鲨鱼号(SS-212)W.G.迈尔斯海军少校
第7.2大队
一角鲸号(SS-167)C.W.威尔金斯海军少校
活塞号(SS-179)D.C.怀特海军少校
扳机号(SS-237)J.H.刘易斯海军少校
第7.3大队
梭子鱼号(SS-173)W.A.纽海军少校
大海鲢号(SS-175)刘易斯.华莱士海军少校
长须鲸号(SS-230)J.L.赫尔海军少校
咆哮者(?)号(SS-215)H.W.吉尔莫海军少校
其他部队略

中途岛战役日本

战役总指挥:联合舰队总司令山本五十
山本五十六(日本联合舰队司令) 山本五十六(日本联合舰队司令)
六海军大将
一、主力编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
航空母舰1艘,水上飞机母舰2艘,舰载机19架,水上飞机50架,战列舰7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21艘,补给舰4艘
(一)战列舰部队:(第一战列舰战队) 司令官 山本五十六
大和号、长门号、陆奥号战列舰
(二)航母部队:司令官梅谷薰海军大佐
凤翔号航母、夕风号驱逐舰,舰载机19架
(三)水上飞机母舰部队:司令官原田觉海军大佐
千代田号、日进号水上飞机航母,水上飞机50架
(四)警戒部队:(第三驱逐舰战队) 司令官 桥本信太郎海军少将
1.川内号轻巡洋舰
2.第十一驱逐舰分队 司令官 庄司喜一郎海军大佐
吹雪号、白雪号、初雪号、丛云号驱逐舰
3.第十九驱逐舰分队 司令官 大江览治海军大佐
矶波号、浦波号、敷波号、绫波号驱逐舰
(五)第一补给部队:司令官 西冈茂泰海军大佐
日本帝国海军参战主力航母 日本帝国海军参战主力航母
鸣户号、东荣丸油船
(六)阿留申警戒部队:司令官 第一舰队司令官高须四郎海军中将
1.战列舰部队:(第二战列舰战队) 司令官 高须四郎海军中将
日向号、伊势号、扶桑号、山城号战列舰
2.警戒部队:司令官 岸福治海军少将
1.第九(轻)巡洋舰战队:司令官 岸福治海军少将
北上号、大井号轻巡洋舰
2.第二十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山田雄二海军大佐
朝雾号、夕雾号、白云号、天雾号驱逐舰
3.第二十四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平井泰次海军大佐
日本帝国海军参战机型 日本帝国海军参战机型
海风号、山风号、江风号、凉风号驱逐舰
4.第二十七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吉村真武海军大佐
有明号、夕暮号、时雨号、白露号驱逐舰
5.第二补给部队:司令官 江口松雄海军大佐
圣克利门蒂丸、东亚丸油船
二、机动编队:(第一航空舰队) 司令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
航空母舰4艘,舰载机266架,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12艘,补给舰5艘
(一)航空母舰部队:司令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
1.第一航空母舰战队:司令官 南云忠一海军中将
赤城号、加贺号航母,舰载机146架
2.第二航空母舰战队:司令官山口多闻海军少将
苍龙号、飞龙号航母,舰载机126架
(二)支援部队:司令官阿部弘毅海军少将
1.第八(重)巡洋舰战队:司令官 阿部弘毅海军少将
利根号、筑摩号重巡洋舰
2.第三战列舰战队第二小队:司令官 高间完海军大佐
榛名号、雾岛号战列舰
(三)警戒部队:(第十驱逐舰战队) 司令官木村进海军少将
1.长良号轻巡洋舰
2.第四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有贺幸作海军大佐
野分号、岚号、萩风号、舞风号驱逐舰
3.第十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阿部俊雄海军大佐
风云号、夕云号、卷云号驱逐舰
4.第十七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北村昌幸海军大佐
浦风号、矶风号、谷风号、浜风号驱逐舰
(四)补给部队:司令官 大藤正直海军大佐
极东丸、神国丸、东邦丸、日本丸、国洋丸油船
秋云号驱逐舰
三、中途岛登陆编队:(第二舰队) 司令官近藤信竹海军中将
航空母舰1艘,水上飞机母舰2艘,舰载机23架,水上飞机40架,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8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21艘,运输舰14艘,补给舰8艘
(一)主力部队:司令官 近藤信竹海军中将
1.第四(重)巡洋舰战队:司令官 近藤信竹海军中将
爱宕号、鸟海号重巡洋舰
2.第五(重)巡洋舰战队:司令官高木武雄海军中将
妙高号、羽黑号重巡洋舰
3.第三战列舰战队第一小队:司令官三川军一海军中将
金刚号、比睿号战列舰
(二)警戒部队:(第四驱逐舰战队)司令官 西村祥治海军少将
1.由良号轻巡洋舰
2.第二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橘正雄海军大佐
村雨号、五月雨号、春雨号、夕立号驱逐舰
3.第九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佐藤康夫海军大佐
朝云号、峰云号、夏云号驱逐舰
(三)航空母舰部队:司令官 大林末雄海军大佐
瑞凤号轻型航母、三日月号驱逐舰,舰载机23架
(四)近距离支援部队:司令官 栗田健男海军中将
1.第七(重)巡洋舰战队:司令官栗田健男海军中将
熊野号、铃谷号、三隈号、最上号重巡洋舰
2.第八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小川莛宫海军中佐
朝潮号、荒潮号驱逐舰、日荣丸油船
(五)输送船团:司令官田中赖三海军少将
五洲丸、全洋丸、第二东亚丸、阿根廷丸、巴西丸、吾妻丸、庆洋丸、五洲丸、鹿野丸、北陆丸、雾岛丸、南海丸运输船
1号、2号、34号巡逻艇、曙丸号油船
(运载了由太田实直接指挥的第二联合特别陆战队和由一木清直陆军大佐直接指挥的陆军一木支队,共约5800人)
(六)护航部队:(第二驱逐舰战队) 司令官田中赖三海军少将
1.神通号轻巡洋舰
2.第十五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佐藤四郎海军大佐
黑潮号、亲潮号驱逐舰
3.第十六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涩谷紫郎海军大佐
雪风号、天津风号、时津风号、初风号驱逐舰
4.第十八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宫坂义登海军大佐
不知火号、霞号、霰号、阳炎号驱逐舰
(七)水上飞机母舰部队:(第十一航空战队)司令官 藤田类太朗海军少将
千岁号、神川丸水上飞机母舰
早潮号驱逐舰、35号巡逻艇
(八)扫雷部队:司令官 本定知海军大依
第三玉丸、第五玉丸、第七昭南丸、第八昭南丸扫雷舰
16号、17号、18号猎潜艇
宗谷号供应舰、明洋丸、山福丸号运输船
(九)补给部队:司令官 树尾二郎海军大佐
佐多号、鹤见号、玄洋丸、健洋丸号油船、明石号修理舰
四、北方编队:(第五舰队) 司令官细萱戍子郎海军中将
航空母舰2艘,搭载舰载机82架,水上飞机母舰1艘,水上飞机10架,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12艘,潜艇6艘,扫雷舰5艘,运输舰3艘,补给舰3艘
(一)主力部队:司令官 细萱戍子郎海军中将
若宫号水上飞机母舰、那智号重巡洋舰、电号、雷号驱逐舰、富土山丸、新山丸号油船
(二)第二机动部队:司令官 角田觉治海军少将
1. 航空母舰部队:(第四航空母舰战队) 司令官 角田觉治海军少将
龙骧号、隼鹰号航母,舰载机82架
2.支援部队:(第四[重]巡洋舰战队第二小队) 司令官锅岛俊作海军大佐
摩耶号、高雄号重巡洋舰
3.警戒部队:(第七驱逐舰分队) 司令官 小西要人海军大佐
曙号、潮号、涟号驱逐舰、帝洋丸号油船
(三)阿图岛攻略部队:司令官 大森仙太郎海军少将
1.阿武隈号轻巡洋舰
2.第二十一驱逐舰分队:司令官 清水利夫海军大佐
若叶号、子日号、初春号、初霜号驱逐舰、真金丸号布雷舰
衣笠丸号运输船 (运载穗积松年陆军少佐指挥的阿图岛登陆部队陆军北海支队,共1200人)
(四)基斯卡岛攻略部队:(第二十一[轻]巡洋舰战队) 司令官大野竹二海军大佐
1.第二十一(轻)巡洋舰战队:司令官 大野竹二海军大佐
木曾号、多摩号轻巡洋舰、浅香丸号辅助巡洋舰
2.警戒部队:(第六驱逐舰分队) 司令官 山田勇助海军大佐
响号、晓号、帆风号驱逐舰
3.输送船队:
白山丸号运输船 (运载基斯卡岛登陆部队舞鹤镇守府第三特别陆战队)
球磨川丸号运输船 (运载建筑材料和700名劳工)
4.第十三扫雷舰分队:司令官 三冢俊男海军大佐
快凤丸、俊鶺丸、白凤丸扫雷舰
(五)潜艇部队:(第一潜艇战队) 司令官山崎重辉海军少将
1、伊—9号潜艇
2.第二潜艇分队:司令官 今里博海军大佐
伊—15号、伊—17号、伊—19号潜艇
3.第四潜艇分队:司令官 长井满海军大佐
伊—25号、伊—26号潜艇
五、先遣编队:(第六舰队) 司令官小松辉久海军中将
轻巡洋舰1艘,潜艇供应舰1艘,潜艇17艘
(一)香取号轻巡洋舰
(二)第三潜艇战队:司令官 河野千万城海军少将
1.里约热内卢丸号潜艇供应舰
2.第十九潜艇分队:司令官 小野良二郎海军中佐
伊—156号、伊—157号、伊—158号、伊—159号潜艇 3、第三十潜艇分队:司令官 寺冈正雄海军大佐
伊—162号、伊—165号、伊—166号潜艇
4.第十三潜艇分队:司令官 宫崎武春海军大佐
伊—12l号、伊—122号、伊—123号潜艇
(三)第五潜艇战队:
1. 第十一潜艇分队:
伊—173号、伊—174号、伊—175号潜艇
2. 第十二潜艇分队:
伊—168号、伊—169号、伊—171号、伊—172号潜艇
六、岸基航空部队:(第十一航空舰队) 司令官冢原二四三海军中将
岸基飞机214架,其中46架由机动编队的航母搭载
(一)中途岛派遣航空队:司令官 森田千里海军大佐
零式战斗机36架、陆上轰炸机10架、水上飞机6架
(战斗机和轰炸机由机动编队的航母运载,计划直接转场至中途岛)
(二)第二十四航空战队:(第四空袭部队) 司令官 前田稔海军少将
1.千岁航空队:司令官 大桥富士郎海军大佐
零式战斗机36架、鱼雷轰炸机36架
2.第一航空队:司令官 井上左马二海军大佐
零式战斗机36架、鱼雷轰炸机36架
3.第十四航空队:司令官 中岛第三海军大佐
水上飞机18架

中途岛战役战后分析

编辑
日军失败原因
1.日本海军骄傲自大,狂妄轻敌。骄兵必败,这是日本海军在这次海战中的真实写照,也是日本海军在这次海战中失败的根本原因。战争初始阶段,日本海军表现很好,尤其是偷袭珍珠港,做到了计划周密,准备充足,作战精确无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辉煌战果。但是由于这个阶段过于顺利,使日本海军上下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在这次海战上,没有了开战初期那种兢兢业业的态度。作战计划制定仓促,漏洞百出,对反对意见置若罔闻。而对作战计划进行检验的图上演习也是敷衍了事。例如,演习中南云部队在空袭中途岛时遭到美陆基飞机的攻击,裁判判定日本舰队被命中9次,两艘航空母舰被击沉。可主持演习的宇垣少将命令将命中次数改为3次,改判为一艘航空母舰被击沉,另一艘轻伤,可不久这艘被击沉的航空母舰又从海底浮了上来,参加了下一阶段的战役。而日本南云忠一中将的第一机动部队的官兵也对战役抱着“无论是什么任务我们都可以完成”的态度,没有认真准备。日本海军全军上下狂妄自大,这也是导致后来一连串错误,致使日本海军失败的根源。
2.情报战的失败。战争在当时已经向多维空间发展,情报战和信息战已经成为制约战争胜利的主要因素之一。在这次海战中美军取胜的王牌就是事先破译了日本海军的密码,在战役爆发前就了解了日本海军的作战计划和作战部署。这样就能集中力量伏击日军。当时负责密码破译的莱顿中校向司令部预报:“日本机动舰队将从西北方来,方位325度,将在离中途岛175海里的地方被我们发现,时间是中途岛时间6时。”当在准确的时间发现日本舰队后,尼米兹向莱顿中校说:“祝贺你,与你预报的只差了5海里。”反观日本,他们在战前没有搜集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预定的侦察行动也由于种种原因取消了。因此对敌情作出了完全错误的判断。双方一明一暗,使美国享尽了先机之利。
3.日本作战计划的错误。首先,日本犯了分散兵力的错误。日本的舰只虽多,却被分为相互不能直接支援的六支,将2艘航空母舰用于遥远的北方,使得在中途岛方向主要靠南云舰队的4艘航空母舰,这4艘航空母舰上共有舰载机261架。而美国海军最大限度的集中部署自己的力量,全部可用于中途岛方向的飞机达到354架,在数量上反而占了优势。其次。在给南云舰队的任务是两个根本矛盾的任务。一个任务是空袭中途岛,为登临作战作火力准备。这就严格限制南云舰队的行动自由。可另一个任务确是与敌人舰队接触并歼灭之,这又要求南云舰队根据情况完全机动行事。由于没有指明哪个优先,使南云舰队无所适从。被迫在两个波次的飞机上装载了完成不同任务的弹药,后来因为更换弹药延误了时间,延误了战机,遭受灭顶之灾。第三,没有重视情报工作,对搜集情报的手段不重视,使得没有正确判明敌情。
4.日本作战观念的落后。美国在珍珠港被击沉了所有的战列舰,反而使他们放开了束缚的手脚,建立了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特混舰队,其他舰只都围绕保护航空母舰。而日本虽然运用舰载机取得了偷袭珍珠港的胜利,可海军中坚持以战舰作为海战决战的决定性力量的拥护者还大有人在,包括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在内的战列舰队被保存在柱岛锚地,用来将来决战之用。它们发挥的作用并不比珍珠港被击沉的美国战列舰大。日本海军不愿将战列舰和航空母舰混合编组为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舰队,让战列舰为航空母舰提供对空掩护,致使南云舰队只得靠自己的巡逻机来保护自己。当遭到中途岛飞机攻击时,日本舰队只得将第二波飞机中的掩护战斗机起飞迎战,造成得到美军舰队的情报后已经准备好的俯冲轰炸机没有战斗机掩护,南云目睹了没有战斗机掩护的美国战机失败的下场,不愿自己重蹈覆辙,决定重组部队后再进攻美国舰队,使得战机延误。而且为登陆作战作火力准备的任务完全可以由战列舰队担任,这样就能放开南云舰队的手脚。
5.作战指挥的错误。首先是忽视了侦察任务。南云舰队没有专门的侦察机飞行队,由于不愿分散进攻力量,南云舰队的侦察任务主要由编队中战列舰和巡洋舰上的老式水上飞机担任。那天日本舰队没有进行双相搜索,进行单相搜索的飞机中有2架出现故障,延误了起飞时间,造成发现美国舰队迟误,直接影响战局。第二,当南云得到美国舰队的情报后,没有采纳山口多闻的建议,立即出动没有战斗机掩护的俯冲轰炸机进攻,导致舰机同沉。第三,山本五十六大将亲自率战列舰队出战,为保持无线电静默,自动放弃了战役的指导。
6.两国科学技术和工业经济实力的差异。日本在科学技术上落后于美国,一个明显的证明就是雷达技术的应用。当时美国舰队已经装备了雷达,在日本机群没有到来就发现并预先做好准备,而日本舰队没有装备雷达,所有警戒全靠目测,当美国俯冲轰炸机借云层的掩护攻击时,无法及时作出反应。而双方的工业经济实力也起了很大作用。在中途岛海战前发生了珊瑚海海战,日本的航空母舰“翔鹤号”受伤,需要一个月的修理时间,“瑞鹤号”由于人员损失太大也无法执行战斗任务。美国的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沉没,“约克城”号受伤。美国为了让“约克城”号参加中途岛海战,集中全力对“约克城”号进行了三天三夜的抢修,终于使它重上战场,为胜利的取得立下了汗马功劳。双方在这里就能比较出水平高下,日本减少了2艘航空母舰,美国却增加了1艘,双方航空母舰的对比变为4:3,大大减少了双方的差距,为美国获胜打下坚实的基础。

中途岛战役战役意义

编辑
中途岛战役美军只损失一艘航空母舰、1艘驱逐舰和147架飞机,阵亡307人;而日本却损失了4艘大型航空母舰、1艘巡洋舰、332架飞机,还有几百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和3700名舰员。日本海军从此走向了失败。为了掩饰自己的惨败,避免挫伤部队的士气,6月10日日本电台播放了响亮的海军曲,并宣称日本已“成为太平洋上的最强国。”当惨败的舰队疲惫不堪地回到驻地时,东京竟举行灯笼游行以庆祝胜利。美国海军首脑事后评价道:“中途岛战斗是日本海军350年以来的第一次决定性的败仗。它结束了日本的长期攻势,恢复了太平洋海军力量的均势”。同时,此战还给日军高层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这一痛苦的回忆直到二战结束一直挥之不去,使他们再也无法对战局做出清晰的判断。
美国著名海军历史学家塞缪尔·E·莫里森把美国海军在中途岛海战中的胜利称之为“情报的胜利”。美国海军提前发觉日本海军的计划,是日本海军失利的唯一最主要的原因。莫里森还认为单是从中途岛海战日军高炮没有阻止一架轰炸机投弹,以及马里亚纳海战中高炮仅造成了数架美机的损失来看,不宜对战列舰编入航母编队在防空中发挥的作用过高期待,公平地说,美国人的舰载高炮在换装威力巨大的博福斯40毫米及配备近炸引信前也十分差强人意。而且日本和美国战前都在进行战列舰建造竞赛。
日本海军计划最明显的失误是分散部署兵力,联合舰队各部队在相隔很远的距离上单独作战,而美国海军最大限度的集中部署兵力。联合舰队的优势被削弱了。日军计划另一个失误是,进攻中途岛本来是诱使敌舰队决战,可却给航空母舰套上支持占领中途岛的任务,并一相情愿的认为在中途岛受到攻击以前,敌舰队不会离开其基地。日军侦察搜索计划同样不利。最后导致南云遇到进退维谷的难题和来回换装鱼雷、炸弹的尴尬局面。
中途岛海战改变了太平洋地区日美航空母舰实力对比。日军仅剩大型航空母舰2艘、轻型航空母舰4艘。从此,日本在太平洋战场开始丧失战略主动权,战局出现有利于盟军的转折。此次海战的特点是双方海上战斗编队在舰炮射程之外,以舰载航空兵实施突击。日军失败的原因是过高估计己方航空母舰的战斗力,同时在两个战役方向作战,兵力分散;情况判断错误,认为美国航空母舰来不及向战区集结;通信技术落后,缺乏周密的海上侦察,直至关键时刻也未查明美航空母舰的位置;战场指挥不当,决心多变。美军获胜的原因是掌握日军进攻企图,及时集结兵力待机;在鱼雷机大部损失的情况下,轰炸机连续俯冲轰炸,导致日军鱼雷机连机带雷爆炸,航空母舰被彻底摧毁。

中途岛战役战争争议

编辑
命运五分钟
经过3小时激战,日本的防御屏障似乎证实牢不可破,因此日军改变了93架轰炸机和鱼雷飞机的任务。但在上午10时22分,这个牢不可破的防御屏障终于打开一个缺口。“飞龙”号航母忽然脱离箱形编队,向北驶去;但其余3艘航母仍然抱成一团,在飞机起飞点进行反击。它们的飞行甲板成了邀请大灾难降临的地方:一群飞行员激动地加大发动机的转速,一堆堆炸弹放得乱七八糟,军官士兵紧张地奔跑,高辛烷油料软管像蛇一样在人们的脚下弯弯曲曲。只需要5分钟就能完成出击准备一举消灭美国航母。
“零”式飞机正在低空飞行,追击低空飞行的美军鱼雷飞机。这使得日本航母缺少对付高空攻击的战斗机巡逻掩护。正在这时,美国海军韦德·麦克拉斯基少校率领的从“企业”号航母起飞的36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和马克斯韦尔·莱斯利少校率领的从“约克镇”号航母飞掠下来,忽然破云而出,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他们向下方的日本航母起飞的17架俯冲轰炸机发起攻击。在很多后世的电影中都引叙这种说法和情节而实际情况是不一样的。
不存在的“命运的5分钟”
日方朝云出版社出版的《中途岛海战》,已经从根本上否定了“命运的5分钟”说法!
“南云舰队中弹时,一航战的换弹(炸弹换鱼雷)尚未完成,攻击队正在准备起飞,第一架战斗机滑出甲板时中弹的说法虽然普遍,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架战斗机属于舰队直掩机,而不属于对美特混舰队的攻击机队的护航机。”
根据赤城舰桥上的了望员证词,中弹瞬间,赤城飞行甲板上,连一架攻击机都没有。只有3架零式战斗机。其中1架似乎属于为第2攻击队准备的掩护机,但无法断定。因为当时为第2攻击队准备的护航战斗机,几乎都在上空掩护舰队。另外2架,可以断定属于刚刚降落下来,补充弹药燃料的直掩机。
而据飞行员证词,当时起飞的1架零式战斗机,是因为其飞行员发现了正俯冲下来的美军飞机,而立刻跳上眼前飞机起飞。可以证实,赤城中弹前,其甲板上只有3架零式战斗机,而且都没有飞行员。第2攻击队的97舰攻飞行员,正在待机室里等待起飞。
实际上,赤城等航母飞行员的伤亡并不大,这也证实了他们当时应该不在飞机座舱里,因为如果他们在整齐排列在甲板上的飞机座舱里,中弹后,在极短时间内便被陆续引爆的飞机将会大批杀死其飞行员。
加贺航母中弹瞬间,甲板上是否已经排列满第2攻击队的飞机,没有准确说法,但有证词说97舰攻在升降机的时候中弹。
苍龙中弹瞬间,有证词说“甲板上有10架左右舰攻”。这可能是第1攻击队返回的舰攻刚刚降落,或者是为第2攻击队准备的“99俯冲轰炸机”。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证明第2攻击队还有5分钟就能起飞。
而且,如果1,2航战是在“命运的5分钟”内中弹,那么没有中弹的飞龙应该在5分钟内起飞全部的第2攻击队战机。但实际上,飞龙第2攻击队的开始起飞时间,是在3艘航母都中弹后的30分钟。由此可见,至少飞龙也绝对不是还有5分钟就能起飞其攻击队。
至少可以下一个结论——3艘航母中弹的时刻,苍龙、飞龙的第2攻击队的起飞至少还需要30分钟,而赤城、加贺则需要更多时间。
据赤城koto中尉证词,“还有5分钟,大概是还有5分钟,机库内的攻击机队就能完成其炸弹换鱼雷的工作,然后要把一架架飞机,通过升降机提升到甲板上,在起飞位置排列好,完成试运行,然后起飞,这最少需要30分钟的时间。”
当时第1航空舰队第2航空参谋(第一参谋是源田)yoshioka少佐,在回答战后委员会提问的时候,说“命运的5分钟都是胡扯”。
即使有“命运的30分钟”或者“命运的60分钟”存在,“命运的5分钟”也是绝对不存在的。这大概是日本人独特的思维方式,“命运的5分钟”意味着日本人的“本来我们能赢”,“只是一点点的厄运”的主观愿望的投影。
日本的部分生还将校再三再四的提起论证“命运的5分钟”,但委员会曾经调查过他们在中途岛战役的战斗岗位,以及对是否目击等问题的回答,实际上,他们的岗位以及是否目击的回答,决定了他们都不能支持“命运的5分钟”一说。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二战 社会事件 现代历史事件 战争 外国历史 历史事件 军事 二战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