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琦

编辑:签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4 13:18:06
编辑 锁定
王士琦(1551—1618)明代军事家。字圭叔,号丰舆。浙江台州临海人,明朝万历年间人,做过过工部主事、兵部郎中、知府、按察副使、布政、最后做到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
本    名
王士琦
字    号
字圭叔,号丰舆
所处时代
明代
出生地
浙江台州临海
出生时间
1551
去世时间
1618
主要作品
《封贡纪略》,《三云筹组考》,《东征纪略》
主要成就
做过过工部主事、知府、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等

王士琦人物生平

编辑
万历十一年(1583年)进士,授南京工部主事,后任兵部郎中。十八年,出任福州太守。二十三年,任重
王士琦雕像 王士琦雕像
庆太守。时播州宣慰使杨应龙谋反,王士琦单骑前往招抚,事平,升四川按察副使。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任山东参政,与总兵刘延从经略邢介出兵抗倭,竭力主战。栗林一战,倭寇被困10余日,求救于头目平义智。王士琦为防两支倭寇会合,一面以水师伺于海,一面亲率陆军急夺险地曳桥,斩首数百,乘胜入城。事平,升河南左布政使。以后,出任山西右布政,巡视冀北至云中;又任山西左布政,兼领冀北军防。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升右都御史,巡抚大同。王士琦久镇云中,严守北疆,处理边疆事务,刚柔相济,威信素著。在任期间,边境平靖。万历四十六年(1618),奉调巡抚江南,未行,以积劳疾深,卒于山西。
从历任的官职来看,王士琦干过工部主事、兵部郎中、知府、按察副使、布政、最后做到右副都御史巡抚大同:他一度在云中,得到“有边才”的赞誉,大约朝廷也是看到了他的善于治军和与异族周旋,才调他赴朝抗倭的吧。
对于王士琦人们最集中称道,且又有正史记载的事迹,是他在入朝之初,驻节全州,刘綎军进攻失利,军心动摇;在危机关头,他挽狂波澜于即倒。《明史·刘綎传》称:“监军参政王士琦怒,缚其中军,綎惧,力战破之”。在关键时刻扭转了战局,这才有以后克粟林,曳桥的胜利。

王士琦成就贡献

编辑
黄仁宇先生著《万历十五年》,开头说:“当日四海升平,全年并无大事可叙”,这种平静,其实正隐伏着内忧外患的危机,五年后即万历二十年,日本的关白(摄政丰臣秀吉大举入侵朝鲜
丰臣秀吉代表了日本封建主和商人向外扩张的利益,且正是荡平国内诸侯,一统日本,锋焰正炽的时候。日本十八万大军从釜山登陆,一路势不可挡,陷王京,占平壤,朝鲜八道几尽全没。朝鲜国王向大明天子告急,朝廷震惊。年底,以宋应昌为经略,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率部大举援朝,二十一年二月拿下平壤,扭转了朝鲜战局。丰臣秀吉一边假意言和,一边命部队留在釜山,且暗中增兵,待明朝军队撤走,却于二十五年二月,再度举兵十四万卷土重来。这一次明朝派邢玠率兵援朝。到二十六年二月,集结了刘綎所率川军,陈璘所率广军,邓子龙所率浙直军,并原驻的麻贵董一元两军,开始了与日军的生死决战。
当时有一位深怀韬略的将领,虽不在主将名单之上,却在战场上起着威慑和主心骨的作用,这就是监军参政王士琦。
几年前,过访临海博物馆丁伋先生,聊起王士琦,丁先生示以他的《王士琦抗倭援朝功绩考述》一文的稿样,又有一份据《章安王氏宗谱》整理出来的王士琦抗倭援朝史料。这对研究当时那一场抗倭战争,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王士琦不仅有勇有谋,文才武略,实乃慷慨悲之士,他在军中和朝鲜军民的心目中,威望远在刘綎陈璘二将之上。虽然如此,他却不肯居功,这一点从他在国内并不著称,而在朝鲜则享誉隆重的情况,也可以反映出来。当然,封建时代,李广难封之类,并不少见。
鸭绿江援朝时,王士琦击楫啸歌,誓捐七尺,实有当年祖逖的英风。渡江那一天,风平浪静,晴空万里,同行的人都觉得是个好兆,倭寇。从全州向南原进发后,忽有朝鲜军飞骑报信,告知泗州方面作战失利。泗州与南原离得很近,朝鲜居民得知泗州败绩,争相逃匿,使南原成了一座空城。王士琦的随行们哭着劝他退守全州。在这种时刻王士琦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全军士气。他神气镇定,态度坚定地说:日寇能到南原,就不能到全州吗?两军对垒,作为监军的先走了,军队还能有斗志和战胜的勇气吗?今天只以死报国,谁再有异议,立斩。当晚传令,第二天早上大张旗鼓,向南原挺进,朝鲜居民见到这阵势,又纷纷回到了南原,军心稳定,斗志昂扬。
粟林之战,和海上制敌,表现了王士琦的足智多谋,粟林的地形易守难攻,外围有丘陵山冈,粟林则丛菁蔽日,我军稍有行动就被躲在暗处的日寇发现。王士琦以诱敌之法,调出了敌军,然后焚粟林,夺曳桥,直逼日军老巢,使之溃不成军。
援朝决定性的胜利是在朝鲜南海面上与日军的决战。我军水陆攻敌,王士琦以为强攻之下,日寇有可能困兽犹斗,定计令水兵撤出一面,敌援师果然突入,有战船千艘;士琦命用火攻,日军几至被全歼,这次海上大战的场面,不下当年赤壁鏖兵。战役中明军老将年逾七十的邓子龙朝鲜杰出将领李舜臣战死。
在班师回朝之际,发生了许多感人的情景,据《章安王氏宗谱》所记:“士女老幼争以壶浆劳师,欢呼加额,引裾随行”。“问候之使,接踵于途,复恭走数十里,迎宴江浒,称觞献颂。”“先生既奏肤功,召还振旅,仆夫在路矣,属国君臣把袂而趑趄,士庶卧辕而流涕,若有不容一日舍先生去者”。
朝鲜朝野出于对王士琦的景仰,要为他“勤金石而垂丹青,在全州立《去思碑》作为纪念。”

王士琦著作

编辑
著《封贡纪略》、《三云筹组考》,记安攘、封贡、军实、险要等事及守边经验。另著《东征纪略》等。

王士琦历史评述

编辑
有关这场战争胜利的原因,有不少说法。《明史》认为万历二十六年朝鲜战争的结束,是因为丰臣秀吉的病死导致了战争的结束。我过去读历史,教课书使用翦伯赞主编的《中国史纲要》,书中把胜利的原因归于“朝鲜人民的坚持抗战。而明军的两次援助,也起了重大的作用”。这显然是由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观点得出的结论。白寿彝主编的《中国通史》,对这一战争的描述亦不多,基本沿用《明史》的观点,且认为这场战争消耗了明朝的国力,对以后它的逐渐衰落有一定影响。而临海博物馆丁伋先生在《王士琦抗倭援朝功绩考述》一文中则认为,王士琦指挥下的刘綎陈璘两军力战大败日军,使其伤了元气,实已没有再战的能力,又加上丰臣秀吉的死,这才使战争告一段落。明朝军队的战而胜之是主因。事实上在最后的决战之前,日军方面已经得知丰臣秀吉死去的消息,并没有放弃进攻。这一观点尚属以前未曾有人提出来的,我以为更接近于史实。
王士琦在这场战争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功不可没;而这种作用和功绩却未被载入史册,被更多的人所重视。其人已逝,往事如烟,然而在他的家乡临海,人们依然在怀念和纪念着他,朝鲜人民也并没有忘记他的功德。 1953年金日成首相访华时,提到过王士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韩国代表团访华时,也对王士琦援朝抗倭的事迹交口称赞,表达了敬仰之情。

王士琦王士琦墓

编辑
临海张家渡镇王藏山麓,现存王士琦墓,已列为临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墓曾于1954年出土了一批金冠、金带等珍贵文物;墓前石人、石马、石虎、石羊和华表各一对,保存尚好,皆雕琢精美。

王士琦十伞巷

编辑
临海市区有“十伞巷”,王宗沐旧居,临海人称为“父子四进士,一门三巡抚”的王氏家族,就在此了。王宗沐有四子,士崧、士琦、士昌、士业。除士业为贡生外,其余皆进士,此所谓“三进士”;王宗沐本人和次子士琦、三子士昌都官至都御史兼巡抚,此所谓“三巡抚”。“十伞巷”,位于临海巾山脚下,南起三抚基,北到水门街,一百二三十米的样子,因王家为官有清名,家有百姓所送“万民伞”十把,以此得名。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